人民廣播事業80年輝煌歷程的歷史經驗

文章來源:中國廣播雜志 微信公眾號

 讓我們把時間的指針撥回到19401230日,在延安的王皮灣村,一聲響亮的廣播呼號聲從兩孔窯洞中發出,刺破寧靜,響徹云霄:“延安新華廣播電臺,XNCR,現在開始播音。” 

這聲音,掀開了中國人民廣播事業的大幕。近80年前,正是那座建立在偏僻山村之中、缺人缺錢缺設備的簡易電臺,在中國共產黨的旗幟下,歷經風雨磨礪,張揚著中國共產黨的主張,呼應著中國人民的精神追求,不忘初心、不斷進步,直至走到今天,成為擁有公共廣播節目近3000套、節目綜合覆蓋全國人口98.94%、同時使用65種語言在全球開設103家落地廣播的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80年櫛風沐雨,篳路藍縷。從戰爭年代黨的宣傳工具到新中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號角;從禮贊改革開放的歌者到踐行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媒介先鋒,中國人民廣播事業從無到有、由弱趨強,正在引領著我國從廣播大國向廣播強國鏗鏘邁進。縱觀中國人民廣播光輝歲月,一條發展的鮮明主線堅定而明確:在堅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職責使命引領下,始終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為指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

從廣播事業的功能演變看人民廣播事業近80年發展的歷史分期

作為一種大眾傳播時代的重要媒介形態,廣播從其誕生伊始便具備著包括宣傳教育、傳播信息、文化娛樂、提供服務等多種不同功能。在近80年斗轉星移的歷史變遷中,上述四種功能也在不同的歷史時期發揮著不同的作用,但毫無疑問的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廣播事業,宣傳教育功能始終是首要的。

截至目前,很多學者通過不同形式對中國人民廣播事業特別是1949年以來的人民廣播事業進行了歷史劃分。其中,張駿德將人民廣播事業的發展分為1949年前的革命戰爭階段、“十七年”間的曲折發展階段、“文革”期間的摧殘破壞階段以及改革開放后的大發展階段。他特別對改革開放后的幾十年時間進行了細致化分,梳理出了包括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撥亂反正階段、上世紀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的推進改革階段以及1992年至世紀之交的市場經濟改革階段。金夢玉等學者將1949年以來人民廣播事業發展劃分為“十七年”間的起步創建階段、“文革”期間的整體受創局部發展階段和改革開放以來的全面改革振興階段等。覃信剛將1949年以來70年的廣播發展歷程分為兩個部分,一是前29年國民經濟恢復和社會主義革命建設時期,包括廣播事業的奠基、廣播事業的探索調整、廣播事業遭遇嚴重破壞和摧殘以及廣播事業短暫過渡四個階段;二是41年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時期,包括廣播步入改革開放時期、廣播全面改革時期、廣播調整增長時期、廣播科學發展時期以及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五個階段。筆者認為,這些先前的劃分多以宏觀歷史階段的變遷為標準,這種宏觀維度的劃分雖然能充分呈現我國廣播事業發展變遷的大背景,但卻沒能展現廣播事業本體功能演變的歷史變遷。在借鑒上述分類方式的基礎上,筆者根據宏觀、中觀、微觀等多種維度上的變化,對人民廣播事業近80年來發展的歷史進行劃分,嘗試從廣播事業功能演變的微觀角度重構人民廣播事業的近80載歷程。 

(一)第一階段:突出宣傳功能,教育引導民眾(19401977年)  

 從延安新華廣播電臺創立的1940年起,宣傳教育就是中國人民廣播事業最為核心也最為基礎的重要使命。當時中共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在介紹隸屬于新華社語言廣播部的新華廣播電臺時明確表示,該臺是“人民的喉舌,民主的呼聲”。1941116日《大眾日報》對新華廣播電臺的報道也表明了其宣傳的功能:“粉碎敵偽投降派所進行之欺瞞國人之一切虛妄宣傳。”對廣播宣傳功能的重視也體現在了這一時期中共中央的文件中,同年6月,《關于黨的宣傳鼓動工作提綱》中明確指出:“必須善于使用一切宣傳鼓動工具,熟知它們的一切的性能。”抗戰勝利后重新復播的新華廣播電臺也曾以一篇《自我介紹》來闡明自己的宗旨和作用:“XNCR的宗旨在于使各位了解人民政黨、人民軍隊和人民自己建立起來的解放區的情形,了解它的主張和事業。”從上述新聞報道和文件中可以看出,初創時期的人民廣播事業作為我們黨的新聞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同黨的報刊等一樣,都需要貫徹全黨辦新聞事業的方針,體現了新聞事業必須置于黨的領導之下的重要意義。同時強調,其必須始終堅持黨性原則,其根本任務就是要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反映黨的工作與群眾生活。

在黨的領導下,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反映黨的工作與解放區群眾生活,這是初創時期的人民廣播事業面對特殊的戰爭環境所需采取的必要措施,也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新聞事業的基本經驗和優良傳統。

“發展人民廣播事業”是新中國成立初期黨和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面對百廢待興的工作形勢,初創的人民廣播事業一方面要在全國范圍內創建人民廣播電臺,另一方面要對社會主義革命建設事業進行宣傳,介紹社會主義建設成就,教育群眾,進而提升他們的政治覺悟和科學文化素質。由此可見,新中國成立初期,人民廣播事業同樣被賦予了重要的政治使命。在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之外,教育引導群眾成了在新的歷史背景下人民廣播事業的又一重要使命。人民廣播事業工作使命的變化和擴展,在1950年召開的全國新聞工作會議上被正式確定下來,時任廣播事業局副局長的梅益同志在題為《人民廣播事業概況》的報告中明確指出,要在全國建立廣播收音網,以便使人民廣播事業建立在確實的群眾基礎上,發揮應有的宣傳教育作用。同時,發表在當年66日《人民日報》上的社論《各級領導機關應當有效地利用無線電廣播》也明確指出 :“無線電廣播是群眾性宣傳教育的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1966年“文革”爆發前的17年間,人民廣播事業通過增建電臺、加大發射功率以及集中力量建設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等具體措施發展人民廣播。而初具規模的人民廣播事業則利用多種方式進行宣傳報道,進而教育引導群眾。這一時期的廣播電臺一方面宣傳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涌現的先進事跡和模范典型,另一方面通過各種音樂、戲劇和文學作品等反映祖國建設、人民生活,歌頌祖國建設。人民廣播事業在這一時期成功地實現了凝心聚力的重要任務,促進了國家建設“共同體”的迅速形成。在包括抗美援朝、土地制度改革、“三反五反”等國內重大運動中均展現了巨大的威力。特別是在抗美援朝中,邱少云、黃繼光、羅盛教等英雄人物的事跡通過電波傳到千家萬戶,知名作家魏巍的通訊作品《誰是最可愛的人》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后,激勵了全國人民保家衛國的高昂斗志。

突出宣傳、教育群眾的廣播功能,在新中國初期的“十七年”中,為新生的人民政權的鞏固和社會主義事業的順利開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但是,隨著“左”的思想在全國范圍內的泛濫,人民廣播事業的正常的宣傳教育功能也被打破,浮夸、片面、瞎指揮等問題在廣播宣傳中不斷出現,直至“文革”爆發,終于將這種“左”的錯誤引向極致。在“文革”期間,廣播事業的功能、性質遭到了篡改,完全成了“無產階級全面專政的工具”。雖然在風雨如晦的10年間,我國廣播事業也收獲了農村有線廣播和對外廣播的快速發展,但廣播事業的宣傳和教育功能從根本上背離了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黨的正確路線方針,背離了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和正當愿望,給我國社會主義事業帶來了嚴重危害。

 從“文革”結束后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的兩年時間中,人民廣播成為全國范圍內撥亂反正的重要宣傳陣地。在1977年和1978年,人民廣播事業為破除“四人幫”和“文革”的影響做出了積極努力,但有礙于當時“兩個凡是”方針的影響,人民廣播事業整體上進展較慢,艱難前行。

(二)第二階段:重視信息傳播,實現“自己走路”(19782012年)

197812月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做出決定,將黨和國家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并且實行改革開放的偉大決策。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確立,讓中國億萬人民重新把握歷史潮流、世界大勢的機遇。正如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所說:“思想走在行動的前面,就像閃電走在雷鳴之前一樣。”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中國人民廣播事業擺脫了“文革”期間極“左”思潮的影響,重新回到了在黨的領導下無條件為黨和人民利益服務的發展道路上。

全國廣播事業規劃會議和第10次全國廣播工作會議相繼于1980年召開,在這兩次會議上,人民廣播事業重新確立了基本任務和奮斗目標,即在20世紀末使我國的廣播電視在事業規模、技術設施、覆蓋指標等方面都具有相當水平,進入世界先進行列。新的任務和目標對中國人民廣播事業提出了新的要求,先前只強調突出的宣傳和教育功能已經無法應對工作任務的需要,面對改革開放,中國走進世界大舞臺,中國人民廣播事業的功能外延亟待擴展。 

 時代的變革和人民的需要推動了人民廣播的轉型升級,廣播的信息傳播功能得到了重視,這突出表現在人民廣播“自己走路”的方針的提出和實現。

廣播曾在一段時間內被認為是“報紙、通訊社的大喇叭和布告牌,只要播送新華社的新聞和《人民日報》的社論就夠了”。這種狹隘片面的觀點在一定時期極大限制了廣播事業的獨立發展。早在1950年,時任新聞總署署長胡喬木與廣播事業局副局長梅益就曾提出“廣播要學會自己走路”的主張19795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臺長左漠野也強調廣播要“自己走路”。 

廣播“自己走路”,主要表現為根據中央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重大的工作部署,以廣播的特點,根據國內外形勢的需要,制定出每個時期的宣傳報道方針和選題計劃,采訪、編寫、組織和制作廣播新聞、評論及其他專稿、文藝節目,向廣大聽眾進行宣傳。

 在“自己走路”方針的指引下,廣播電臺的自采自編稿件逐漸增多,“短”和“快”成了全國各電臺的追求,成了廣播報道的特色。在“文革”期間遭到扼殺的廣播評論也隨著19809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大快人心的審判》一文的播發而正式宣告回歸,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中國國際廣播電臺還組建了專門的評論隊伍。不僅如此,廣播主持人節目以及原創廣播教育節目也在本時期內出現。伴隨著1983年第11次全國廣播電視工作會議“四級辦廣播、四級辦電視、四級混合覆蓋”方針的提出,對“自己走路”的探索進入到了“揚獨家之優勢,匯天下之精華”的嶄新階段。在中央級廣播層面上,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通過加強駐地方記者力量以及組建廣播新聞中心,對新聞業務進行擴大信息容量、提升信息時效的改革。在地方廣播層面上,1986年創辦的廣東珠江經濟臺成為我國改革開放后第一個經濟廣播頻率,由它推動創造的“珠江模式”改變了傳統廣播的編播生態。在“珠江模式”的引領下,全國各地一批新聞廣播、交通廣播、音樂廣播、教育廣播紛紛創建,北京人民廣播電臺從1992年起,10年間相繼創辦了新聞、音樂、兒童、交通、文藝、體育等數個專業頻率……從中央到地方,人民廣播事業為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以及廣大聽眾新要求的一系列改革取得了成功,探索出了一條“新聞+文娛+教育+交通”的多元系列廣播模式。頻率多元化、 專業化的設置,使得廣播可以傳遞更多的信息,凝聚更固定的受眾群體。這種專業化的頻率設置在激烈的媒介市場競爭中為廣播搶占了分眾市場,同時也為廣播事業開辟了新的天地。2008年發生的兩場重大自然災害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困難,但在這兩場災難中廣播的應急播報功能得到了充分的展現。無論是年初雨雪冰凍災害中的第一信息發布平臺還是汶川地震中溝通震區與外界的廣播信息橋梁,應急播報功能作為廣播專業化建設的創新嘗試已經被納入到國家應急體系建設的總體規劃之中。 

多元系列廣播模式的開創,不僅使人民廣播實現了“自己走路”,更進一步實現了“多條腿走路”。在以抓好新聞改革、提升輿論引導水平為基礎的改革路徑中,以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為龍頭的人民廣播事業在世紀之交時不斷向前推進,相繼實現了采編播“一條龍”的滾動運行、早中晚三大新聞板塊的擴容推出、網絡廣播的開創性建立等,同時完成了包括香港回歸、1998年抗洪、澳門回歸等一系列重大新聞事件的報道。

進入21世紀后,互聯網技術的不斷普及,使得信息的獲取和接收變得異常簡單、便捷,互聯網海量信息的呈現,對傳統媒介市場造成了巨大的沖擊。面對一日千里的媒介技術演進,人民廣播事業順應受眾信息需求的變革,迎難而上,果斷開始向網絡空間進軍。繼1996年和1998年廣東人民廣播電臺以及中國 國際廣播電臺先后建立廣播網站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于2008年開通手機電視業務,成為全國第四家手機電視運營牌照所有者。同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開辦了實現24小時網上新聞直播的銀河網絡電臺,實現了全天信息的隨意選擇收聽。

在從改革開放之初到21世紀以來的第二個功能演進階段中,人民廣播事業始終緊緊圍繞著國家改革開放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宏觀戰略布局推進事業改革和發展。在“自己走路”理念的引領下,人民廣播事業在黨的領導下,廣播傳播既強調宣傳引領,又重視信息服務,將宣傳教育寓于信息傳播之中,寓于服務受眾、服務社會之中,人民廣播的不斷改革創新,彰顯了人民廣播事業不斷煥發的勃勃生機。

(三)第三階段:拓展職能外延,引領媒介融合(20132019年) 

以黨的十九大的勝利召開為標志,我國發展進入了嶄新的歷史時期。一方面我國改革進入了“攻堅區”和“深水區”,另一方面我國社會主要矛盾也隨著時代發展產生了變化,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被寫入黨的報告之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人民廣播事業也隨之進入了嶄新的發展階段,迎來了新的機遇與挑戰。

這種機遇與挑戰,從某種意義上說,來源于快速迭代發展的互聯網。當人們還在關注以大量提供新聞信息而聚集受眾的門戶網站,并且認為廣播電臺可以通過開設網絡電臺的方式保證市場份額的時候,互聯網已經迅速升級到了2.0階段,社交新媒體的爆炸式生長,打碎了大眾傳播時代受眾對于專業媒介機構的迷思和賦權,新媒體將傳播的類型再次解構為社群,進而實現了對傳統媒體的“降維打擊”。在“互聯網 +”驅動媒體融合的時代背景下,不同業態的大眾傳播媒介都在產生著激烈的變化和迭代,新聞紙和電波傳播開始讓位于數字和網絡傳播。荷蘭電臺的瓊納斯曾于2000年前后預測2010年互聯網技術會使廣播能夠根據主題而不是頻率選臺,機器內存也能夠解決黃金時間段節目所遇到的所有問題,廣播由此將走向前所未有的趣味盎然的年代。現在看來,千禧年的預測顯得太過樂觀,傳統媒體在互聯網的沖擊下已經節節敗退,昔日“為王”的紙媒更是遭遇了“斷崖式”的發行下滑。 

 但與銷售量、廣告額和影響力均大幅下滑的紙媒相比,廣播抵御沖擊的能力要強很多。數據顯示,2012中國廣播接觸率達到 59.7%,全國廣播綜合人口覆蓋率為97.51%,廣告收入136.2億元,聽眾達到6.6億。到了2018年,廣播接觸率仍達到了59.1%,覆蓋用戶較之6年前又增加了2000萬人。廣播在新媒體沖擊下,實現了壓力向動力的轉化,保持著收聽率的穩定和覆蓋范圍的擴大,國內的廣播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技術的加持下,實現了自身與以“三微一端”為代表的新媒體的快速融合,成為報紙、廣播、電視三大傳統媒體中的“一枝獨秀”。

 由于廣播較早開始了網絡化建設,加之音頻傳播在移動端實現伴隨收聽的門檻較低,因而與其他傳統媒體相比,廣播受到新媒體的沖擊最小。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廣播事業在新的媒介環境中開始逐漸承擔起了新的職能要求,在傳統的宣傳教育、傳播信息、文化娛樂、提供服務等功能之外,廣播的職能外延再次獲得了擴展,成為我國媒體融合探索和改革的排頭兵,承擔起了在復雜媒介環境下“高舉旗幟、引領導向,圍繞中心、服務大局,團結人民、鼓舞士氣,成風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謬誤、明辨是非,聯接中外、溝通世界” 的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和使命。新時代的人民廣播事業一直走在我國媒體融合的最前沿。《2018中國媒體融合傳播指數報告》顯示,在298個中央及省級廣播頻率中,有97%建立了網站、95.6%自建客戶端、67.8% 建立了微博、80.5% 建立了微信、98.99%建立了聚合音頻客戶端,并且在各類聚合音頻客戶端中,廣播電臺用戶均值達到了1122萬,綜合各類第三方平臺,廣播電臺用戶量均值更是達到了1738萬,遠超報紙和電視臺。這些數字的背后,是廣播在媒體融合改革中的率先垂范、敢為人先的魄力和膽識。早在20149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便成立了媒體融合發展領導小組,全面負責和推進中央臺的媒體融合工作,打造了中國廣播云平臺,并在此基礎上實現了以中國之聲、經濟之聲為傳統廣播主陣地,以央廣網為新媒體業務一體化基礎的技術先進、形態多樣、具有競爭力的主流媒體。

在信息生產和發布的融合之外,為了適應日趨激烈的媒介競爭環境以及受眾的需求變化,我國廣播事業在不斷進行體制調整和改革,實現實體機構的融合。20183月,中央電視臺(中國國際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合并組建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歸口中央宣傳部領導。同時,全國各省市級廣播電視臺也全部合并。截至20197月,全國州市級以上電臺均已與電視臺合并,并開始與報紙合并,包含廣播在內的1887家縣級融媒體中心也會在2020年全部建成。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時代背景下,在媒體融合發展演變到“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高度交融的新階段,中國人民廣播事業在堅持正確輿論導向的同時,通過傳播手段的不斷創新,提高了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

人民廣播事業近80年輝煌歷程的歷史經驗 

在紀念中國人民廣播事業誕生 60 周年的大會上,曾擔任廣播電視部部長的吳冷西提出“廣播是不可替代的”。這句在20年前看起來更像是鼓勁打氣的話語,如今看來恰如其分地描繪了中國人民廣播事業近80載發展歷程。回眼望去,中國人民廣播事業為我們留下了浩如煙海的珍貴經驗,值得我們珍藏借鑒。

(一)忠誠黨的事業,堅持黨對廣播事業的領導

人民廣播事業的鏗鏘發展,每一個點滴都鐫刻著黨和國家的殷切關愛與扶持。為了籌建人民廣播,中國共產黨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克服了沒有設備、沒有技術、沒有場地、沒有經費的諸多困難 , 建立了第一座人民廣播電臺。1949年以后,無論國際國內形勢如何風云變幻,國民經濟是否遇到困難,廣播事業始終得到重點扶持,即使是在風雨如晦的“文革”期間,人民廣播事業依然在如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支持下得到發展 , 能夠在農村廣播和對外廣播上實現突破。廣播是黨的新聞宣傳輿論工作的重要陣地,是踐行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重要平臺,在這個陣地和平臺上堅持黨的領導,堅持用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作為世界觀和方法論的指導,是我國人民廣播事業近80年來取得一切成績的根本前提,也是確保我國人民廣播事業生存和發展的生命線。在復雜的國際形勢和媒介環境下,人民廣播事業要始終保持“廣播姓黨”的高度責任感和使命感,自覺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做好黨和人民的喉舌。

(二)以人民為中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黨性和人民性從來都是一致的、統一的。中國共產黨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作為在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下一步步從小到大、由弱趨強成長起來的人民廣播事業,自然也要始終堅持密切聯系群眾,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國家廣電總局局長徐光春在紀念中國人民廣播事業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創建60周年之時曾明確指出,人民廣播事業的成長和發展應該歸功于人民的大力支持。中國人民廣播事業的生命力就在于忠實地實現黨的群眾路線,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人民群眾的支持、關心和愛護,是中國人民廣播事業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20年后的今天,重讀這段話,依然振聾發聵、熠熠生輝。在新的歷史時期,人民廣播事業不僅需要通過不斷提升業務水平來為人民提供宣傳教育、信息資訊、文化娛樂和各項服務,還需要自覺將廣播事業轉化為解決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工具,通過廣播事業的均衡發展來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信息需要和不充分的信息供給之間的矛盾。

(三)堅持“自己走路” ,堅定改革創新

中國人民廣播事業發展壯大的實踐證明,“自己走路”是人民廣播得以發展繁榮的基本經驗。沒有在管理機制、節目模式和覆蓋范圍上的自主探索和大膽嘗試,就不會有今天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人民廣播事業。同時,面對媒體融合的復雜環境,改革創新為廣播事業發展帶來的動力和支持也成就了廣播事業在媒體融合中一馬當先的領跑局面。“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媒體融合仍在路上,全程媒體、全息媒體、全員媒體、全效媒體的發展目標尚未實現,人民廣播事業在以聲音傳播高質量、準確性、專業化重塑的道路上依然任重道遠。

(四)始終不忘初心,發揚艱苦奮斗精神 

“所以表不忘初心,而必果本愿也。”從延安王皮灣到遍布祖國的大江南北,人民廣播事業早已今非昔比。但正如白居易散文里的這句話所說,只有時時不忘初心,才能實現本來的愿望。延安新華廣播電臺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為后來的人民廣播事業留下了寶貴的財富。越是在新的歷史環境下,人民廣播事業的發展就越是需要繼承和弘揚起步初創時期的延安精神。 

中國人民廣播事業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中堅定履行著不同的職能和使命,踐行著黨媒之于國家、之于人民的義務和承諾。近80載的輝煌弦歌已成過往,它將會如同共和國歷史上的一個又一個偉大瞬間一樣,鐫刻在人民廣播事業發展的熠熠歷程中永放光芒,激勵后來者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如雪直播app免费_如雪直播下载免费版_如雪直播app最新下载